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卫斯理和白素之老猫】(1-6全)

【卫斯理和白素之老猫】(1-6全)



            (1) 李同的苦恼   李同睡不着,倒并不是因为天热,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楼上所发出来的吵
声。楼上又砰!砰!砰!地敲打起来之际,李同实在无法忍受了。楼上每一下敲
钉声,就像是锤子敲在李同的头上一样,李同几乎被弄得神经衰弱了!   他出了门,大踏步地来到了他楼上那份人家的门前,用力按着门铃。过了一
会,木门先打了开来,一个身材不高,但却十分结实,长相猥琐的老头子,探出
头来,望着李同。李同厉声道:「你家里究竟死了多少人?」那老者被李同这一
下突如其来的喝问,弄得陡地一呆,显然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李同狠狠地道:「你们每天砰排排敲钉子,在钉棺材?」   那老者「哦」的一声,脸上堆满了歉意,道:「原来是这样,对不起,真对
不起!」   李同心中的怒意未消,在铁闸上用力踢了一脚然后愤然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第二天下班,李同看到大厦门口停着一辆货车,车上放着一点家俬,一个工
人,正托着一只衣橱走出来。李同也没有在意,大厦中,几平每天都有人搬进搬
出,当李同走进大厦时,看见了那个老者正抬着一只箱子倒退出来,看来十分吃
力。   李同顺口道:「你搬家了?」   那老者抹了抹脸上的汗。「是啊,我搬家了,吵了你很久,真不好意思。」   李同等着电梯,上了楼,可是突然之间,心中一动。心想,那老头子像是发
神经病一样,每天敲打着,究竟是在做甚么?如今,楼上正在搬家,门可能还开
着,自己何不上去看一看?   他绕着楼梯到了楼上,果然门开着。这是一个和他居住一样的单位,东西全
被搬空了,看到房间的一角,有着一大堆旧报纸。他向前走去,用脚将那一大团
旧报纸拨了开来。   旧报纸被拨开,李同便不禁陡地一呆,他看到了一副血淋淋的肠脏,李同不
由自主怪叫了一声,就连忙退了出来。那副内脏,看来很小,人对于血淋淋的束
西,有一股自然的厌恶,自然不会仔细去看,他只是联想到,那老者可能杀了一
个小孩。   一想到这里,他忙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拨了一个电话,报了警,他又再上了
楼,在门口等着。不到二十分钟,一大队警员,在一位警官的带领下,赶到了现
场。
             (2) 奇怪的老头   在这以后,又过了一个多月,杰美得了一星期假期。我们几个在一起。几个
人不知怎么,谈起了各种古怪的食物,有的人说滚水驴肉的昧道鲜美,有的人说
蝗虫炒熟了好吃,有的说内蒙古的沙鸡是天下至味,连口水都要流下来的神气。   杰美忽然道:「谁吃过猫肉?」   杰美笑道:「不过,现在吃猫的人,到底不多见了,上一个月,有个人喜欢
吃猫,将一副猫的内脏留在了屋中,被他楼下的人看到,以为是一个小孩子的内
脏,报了警,倒令我们虚惊了一场。」   那个详细介绍了猫肉吃法的朋友道:「啊,这个人住在甚么地方,找他一起
吃猫肉去!」   我笑着:「猫和人的内脏也分不出来,报警的那位也未免太大惊小怪了,猫
又不能连皮吃,总要剥了皮下来,看到了猫皮,还不知道么?」   杰美略呆了一呆,道:「嗳,这件事倒很奇怪,没有看到猫皮,那个人是一
个老头子,姓张,他搬家,所以将肉脏忘记抛掉了。」   我道:「那就更不通了,一个人再爱吃猫肉,也不会在临搬家之前,再去杀
猫的。」   杰美又呆了一呆。「你说得对,或许,他是先杀了猫,再搬家的。」   我问道:「为什么?」   杰美道:「那个报案的人,住在他的楼下,说是那个张老头,每天都敲敲打
打,吵得他睡不着,他曾上去干涉过一次,第二天,那人就搬走了!」   我道:「杰美,你是怎么处理这案子的?」   杰美反问我道:「你的古怪想像力又来了,你想到了一些甚么?」   杰美和几个朋友都怔了一怔,杰美道:「你是说,那张老头用这个方法,转
运毒品?」我笑了起来没有回答,只是叫杰美给我弄到那个奇怪老头的地址。杰
美无可奈何地答应了。   一连过了三五天,我已经将这件事忘记了。直到杰美上门来送那个张老头的
地址给我,我才又想起来。我连忙看了看表,已经将近十二时了。   张老头住在一种中下级的大厦中,走进了大厦门,我又看了看那张纸条,他
住在十六楼F座,电梯停在十六楼,我来得正是时候,我一出电梯门就看到铁闸
打开,张老头走了出来,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在铁闸上,加了一柄很大的锁,才
走向电梯。   我躲在楼梯内,他并没有发现我,我却可以仔细打量他。他的神情很忧虑,
好像有着甚么重大的心事,他的肋下,挟着一只小小的木箱,走向电梯。   我没有出声,看他进了电梯,就立时闪身出来,只花了一分钟,就打开了那
柄大锁,一进门,我所看到的,是一个很小的空间算是客厅,那里除了一张桌子
几张椅子之外,就是靠窗放着一口大箱子。   我转过身,将门依次关上,并且将那柄大锁,照样锁上,以便使张老头回来
时,也不知道有人在他的房子中。   我是背着客厅在做那些事的,当我最后关上木门,正准备转回身来之际,我
忽然觉得,有人在我的身后,向我疾扑了过来。   我的感觉极其敏锐,当我一觉出有人向我疾扑了过来之际,立时转身,可是
那东西速度却快得惊人——我才一转过身来,就发现那不是人,而是一团相当大
的黑影。由于那东西的来势太快,是以在急切之间,我也未曾看清它是甚么,我
只得先用力抡起椅子砸了过去。
             (3) 奇怪的老猫   我抡起椅子,对准了它,用力砸了过去。我未曾料到张老头的家中,竟然有
这样的一头恶猫,「砰」的一声响,那折铁椅子,正砸在猫身上。   老黑猫发出了一下听了令人牙龈发酸的怪叫声,身子向后直翻了出去。它的
四爪张开,白森森的利爪,再加上它张大了口,两排白森森的利齿和它漆黑的身
子,看来简直就是一个妖怪!   这一砸的力道可真不轻,它直碰到了墙上,才落下地。我已然疾扬起我的外
套。我挥动着我的外套,迎向扑过来的老猫,等到我收紧了网口之后,我才松了
一口气。   我顺手拿起了旁边摆放的铁笼,也许是那个老头放在那里的。将铁笼完全锁
好,才松开了网口,那头大黑猫怪叫着,跳了出来,在笼中乱撞。我带着这只让
我感觉恐怖的猫,快速的回到了家。   回到家我花了很长的时间,详细的把经过和白素说了一遍。我忽然有一阵冲
动,抬起脚来,向铁笼「砰」地踢了一脚,我对白素道:「怎么处置它?有一位
朋友很喜欢吃猫肉,据说老猫的肉,特别好吃!」   白素皱起了眉,摇着头道:「别开玩笑了,猫又听不懂你的话,不知道你在
恐吓它!」我又掉转头,去看铁笼中的那头猫。在那一刹那之间,我有一种强烈
的感觉,我觉得白素错了,那头猫听得懂我的话!   当我说到有人喜欢吃猫肉的时候,我千真万确地感到,那头猫的脸上和眼睛
中,都现出恐惧的样子来。为了要证明这一点,我又对着它狠狠地道:「我先用
沸水淋它,将它活活淋死!」   当我这句话出口之际,显然连白素也和我有了同样的感觉!她陡然地叫了起
来:「天,它好像听得懂你的话,知道你在恐吓它!」   那头猫听得懂我的话,实在是没有甚么疑问了,因为当我说及要用沸水淋它
之际,它的神情,又惊恐又愤怒,身子也在发抖!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大黑猫
仍是弓着身,听着,暗绿色的眼,望定了我。   白素忽然道:「先将它推到地下室去再说,我不喜欢它的那对眼睛。」我也
有同样的感觉,我可以肯定,这头大黑猫,可以听得懂我的话,但是它在叫些甚
么,我却不懂,暂时,除了将它先关在地下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   明知那头猫在铁笼之中,不可能逃出来,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起见,在离开地
下室的时候,我还是小心地将地下室的门上了锁。   回到了卧室,白素望了望我,低下头去。「我忽然感到,我们该和那头猫化
敌为友才好。」   我苦笑了一下。「你怎么对它说?它会领略我们的好意?」   白素皱起了眉。「或者,我们该将它放出来。」我吃了一惊,双手乱摇,我
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可是一提起要将那头猫放了出来,老实说,我就忍不住要
心惊肉跳。   我忙道:「别傻了,好不容易将它抓住,怎能将它放出来?化敌为友的那一
套,对付坏心肠的人也未必有用,何况是如此凶恶的一头猫!」   白素叹了一声。「那张老头,可能比大黑猫更难应付。」   我道:「也许,但是他总是人,至少我们可以讲得通,而且,张老头也没有
锐利的爪。」   白素道:「别冤枉了猫,人有刀、有枪、有炸弹,何必还要靠利爪?」   我呆了一呆,笑道:「你怎么啦,忘了那头猫的凶残和眼神了吗!」白素白
了我一眼,没有再说话。   我摊开手。「好了,这头妖猫,知道有你这样的一个辩护者,不知道会怎样
感激你了!」白素叹了一声,不再说甚么。连日来的紧张已经过去,我已经捉到
了那头猫,我觉得十分轻松,自然也觉得很疲倦了,所以打了一个呵欠,躺了下
来,不久便睡着了。
            (4) 白素的同情心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白天。白素不在床上,我大声叫了两下,
也没有人应我。我吓了一跳,因为有一头妖猫在家里,任何事都可以发生,我一
面叫着,一面下了楼,到了楼下,才听到白素的声音,自地下室传了出来。   「我在这里!」   我冲进了地下室,看到白素坐在那只铁笼之前,铁笼中有两条鱼,那只猫,
天保佑,还在笼中,缩在一角。白素一看到我进来,就道:「你看,它不肯吃东
西,可能因为被困在笼中的缘故。」   我冷笑着。「那么怎样,还在餐桌上插好鲜花,请它吃饭?」   白素不以为然地道:「你甚么时候变得那么刻薄,它只不过是一头猫!」   白素张了张口,可是她还没有出声,我已经知道她要说甚么了,我立时又道
「想要将它放出来,那更是万万不行!」   我不愿在那头猫的面前,多讨论甚么,是以我做了一个手势,等白素和我一
起走了出来,才道:「我吃了早点就去,希望晚报登出来之后,今天晚上,就可
以会见张老头了。」   当我讲完那几句话之后白素笑道:「你放心好了!只不过我刚刚又有一个新
的发现。」   我奇问道:「什么发现?」   白素:「当我每次看着它的眼神的时候总有点奇怪的感觉,总是感觉它的眼
神怪怪的,好似能控制人的行为一样。」   我急切的道:「怎么?它控制你了吗?」   白素坦然一笑。「那倒没有,一早起来我就来看它,当我看着它的眼睛的时
候,我就感觉到它吩咐我去给它弄点食物,不,不应该说是吩咐应该说是命令。
它的眼神很犀利让人畏惧。」   「那你后来呢?」   「没有后来了啊!等我弄好食物后,它好像又要命令我什么的时候,你就叫
我了。」   我舒了口气,又特别叮嘱道:「你离那猫远点,要不你会后悔的!它很怪异
的。」   白素笑道:「你放心!」   几小时后,我从报馆回来。当我在归途的时候,我那种精神不安的感觉更甚
了,所以我一进门,就大声叫着白素。白素没有应我,屋子中静得出奇,我心怦
怦跳了起来,直冲到了楼上,仍然不见白素,我一面不断大声叫着,在楼上转了
一转,立时又奔了下来。   我又大声叫了几下,才看到白素从厨房中,走了出来。一看到了她,我才大
大松了一口气,忙道:「你在甚么地方?」   我的神态是如此的焦急,但是白素看来,却是十分优闲,她道:「我刚洗澡
的。」   我急忙道:「你现在这个时候去洗什么澡啊?」白素向我笑了一下没有再说
什么。   我叹了一声。「白素,你别去惹那头猫,不然你会后悔的。」   白素调皮地笑了一下。「我已经惹过那只猫了,但是没有后悔。而且有很多
以前没有的收获呢。」   一听得他那样说,我不禁紧张了起来,立时握住了她的手。   「你做了些甚么?」   白素道:「别紧张,我始终觉得那头猫,不是一头平常的猫,你也不应该用
对付平常恶猫的态度去对付它,所以,我想你应该和它做朋友。」   我叹了一声。「你别忘记,它不是一只普通的猫!」
          (5) 早晨卫斯理不知道的事情   其实,当卫斯理当天晚上把那只怪猫抓回家之后,就开始发生很多不可思议
的事情。当卫斯理和白素把猫关进地下室,上床睡觉后。白素就做了个奇怪的春
梦。   白素梦见自己跪在地板上,把自己雪白浑圆屁股翘的高高的。任由那只怪猫
肆意的舔弄自己的下体。周围还站着两个猥琐的老头,对嘲笑自己被猫玩弄。一
个是她没见过的,另一个居然是老蔡。醒来后白素下体一片湿润。看着睡在旁边
的卫斯理,又联想到自己那个淫荡的春梦。白素不禁脸红起来。   自己怎么会做这样猥琐下流的春梦?直觉告诉白素这可能和那只怪猫有关。   于是白素没有吵醒卫斯理悄悄起床来到地下室。那只怪猫还在笼子里,白素
仔细的观察着那只猫。不知不觉中白素就被怪猫的眼神吸引住了。或者说是和猫
在对视。   不知怎么的,这时候白素的脑海里居然又浮现出昨天晚上的那个怪梦,脑子
一片混乱之下,她开始不由自主地学着那昨晚梦里被猫舔弄自己时候的姿势趴在
了地上,并把那曲线玲珑的屁股高高地翘了起来。   看见昨天在梦里舔弄自己下体的怪猫就在自己旁边,白素内心一阵阵激荡。
慢慢地拉下自己的睡裤和内裤,在这只怪猫的面前,露出了自己雪白的大屁股。
白素双腿酸软无力,而腿间更是有热热的体液流了出来。   「恩!不错!对,就这样。再跪下去点,把腰压下去,屁股再抬高一点。双
手绕到后面把自己屁股扒开,让我好看看你下面。」白素脑海里响起一阵沙哑的
声音。   白素不自觉地乖巧的按照沙哑的声音,配合的做出声音要求的动作。此时的
白素觉得自己下体酥麻无比,更加地忍不住将手伸到了下身去,伸出一根手指慢
慢地进入胯下那已经湿透的阴唇中去。   白素闭上了双眼,享受着从下体传来的快感,脑子里同时也浮现出平日周围
很多人,也不仅是那只怪猫。想起了老蔡,想起了奇白,想起了杰克,想起了王
警官,也想起了那从未见面的张老头,甚至是码头上扛包的苦力。各种各样的思
绪都涌入她的脑海里,白素幻想着自己趴在地上翘着屁股给他们随意的玩弄着,
奸淫着。   无法克制的各种淫邪念头一瞬间全都充满了白素的脑海,她无法克制地完全
张开双腿将两只手指都完全插入阴道快速的拨弄着,此时的她兴奋不已,完全忘
记旁边的怪猫正在满意的欣赏着她淫荡的表演,白素翘高了自己的屁股努力摇动
着,扭曲着。讨好般的在怪猫面前肆意的卖弄着自己的身体。   一刹那,在白素的脑海里的老蔡,杰克,奇白,王警官都淫笑着在身后用又
粗又长的大肉棒抽插着自己下体,她只觉得一种超级强烈的快感让自己阴道内的
淫水更是极力涌而出。终于,白素全身一阵颤抖,随着兴奋的一声尖叫,从阴部
喷涌出大量淫液。   「哼哼!既然卫斯理这么爱管闲事,那我就奉陪到底。好好的玩弄玩弄他这
个美丽的老婆。怎么样?卫夫人,刺激吗?」瘫软在地上的白素又听见那沙哑的
声音穿到耳里。   「恩!好舒服,好刺激。可是……我……我……不能这样……啊……」白素
一边继续拨弄着一边犹豫的回答道。   「嘿嘿!知道吗?我不是猫,虽然你们的球人总是把我看做猫。我可以给你
带来前所未有的快乐。我现在就是你的主人。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奴隶。一切
要听从我的安排。」   「嗯!」虽然白素本不想这样回答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开始无
法抗拒这个沙哑而又严厉的声音了。所以就乖巧的应答着。   「那……那……主人……您需要我为您……打……开……笼子吗?」白素一
边继续加快的拨弄着一边娇柔,极力讨好地说道。   「哈哈!没想到你这么乖。现在不着急。你老公卫斯理好不容易把我请来,
就打算这么简单的就把我送走吗?我要他好好尝尝苦头。」   听到这话白素心里一阵,「啊!不……主人……求……求……您千万不要伤
害卫……他一直以为您是只猫。所以请您……」   「住口!主人做什么还需要你来教吗?」   「不……不……是……的……我只是想请求主人……不要伤害卫的性命。」   「这个就要看你的表现了。不过实话告诉你,我到也不怕你背叛我,因为你
不论走到什么地方,离不开我的控制范围,我早就锁定了你的脑电波。你昨夜的
春梦和刚刚精神上的刺激都是我给予你的。好了,我告诉你的太多了。现在你那
讨厌的老公卫斯理马上就要下楼了。你准备好应付他去,但是不准暴露我,就让
你那个笨蛋老公当我是只猫好了。」   白素刚想转身回厨房的时候,而边又响起了老猫的声音。「你老公一会要出
去,嘿嘿,我到时候给你更刺激的。一会儿等你老公走了,你再回来,把我放出
来。」
            (6) 卫斯理去了报社   卫斯理吃了早点,出门,临出门的时候,但总觉得有点精神恍惚,好像把白
素留在家里,会有什么意外。但是卫斯理想到,只要那头猫仍然在铁笼中的话,
应该不会有甚么意外事情发生的。   而且,自己至多离开一两小时,立即就要回来的,所以卫斯理除了再叮嘱一
遍,要白素远离那只怪猫之外,也没有采取甚么别的行动。但是内心却总是很忐
忑,其实白素和卫斯理一样有着很强的好奇心,她还会去接近那只猫的。   几小时后,卫斯理从报馆回来。当卫斯理在归途的时候,那种精神不安的感
觉就更甚了,所以一进门,就大声叫着白素。白素没有应卫斯理,屋子中静得出
奇,卫斯理心怦怦跳了起来,直冲到了楼上,仍然不见白素,卫斯理一面不断大
声叫着,在楼上转了一转,立时又奔了下来。   卫斯理又大声叫了几下,才看到白素从洗手间中,走了出来。一看到了她,
卫斯理才大大松了一口气,忙道:「你在甚么地方?」   卫斯理的神态如此焦急,但是白素看来,却是十分优闲,她道:「我刚洗澡
的。」   卫斯理急忙道:「你现在这个时候去洗什么澡?」   白素向卫斯理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卫斯理叹了一声。「白素,别去惹那头猫,不然你会后悔的。」   白素调皮地笑了一下。「我已经惹过那只猫了,但是没有后悔。而且有很多
以前没有的收获呢。别紧张,我始终觉得那头猫,不是一头平常的猫,你也不应
该用对付平常恶猫的态度去对付它,所以,我想你应该和它做朋友。」   卫斯理叹了一声。「你别忘记,它真的不是一只普通的猫!」   到底白素所说的收获是什么呢?卫斯理也没有追问白素,因为他知道白素的
性格,她不想说的事情,你就是无论怎么逼她,她都不会说的。   其实当卫斯理吃过早点出门后,白素就陷入了混乱的思绪中。到底该不该再
去地下室。她的直觉告诉她不能再去靠近那只怪猫了,正当她下定决心准备听卫
斯理的话不再去理会那只猫的时候。耳边又响起了老猫那个沙哑的声音。   「怎么,你好像犹豫了?难道你准备要违抗我的命令吗?」   「不!我不能,我不能那样。」白素惊慌地道。   「哈哈!不能哪样?说明白咯!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不能怎么样?」老猫
诡异地说。   白素恐惧地说:「我……我……我我……是说……我不能再被你控制了。我
不要像今天早晨那样被你……被你……那样。」   「哈哈!为什么?早上你不是很舒服吗?不喜欢我给你带来的快乐吗?」   白素哀求道:「不!求求你……别再控制我了……我不要那样……坏女人才
会那样。我结婚嫁人了,我不能不克守妇道。」   「你们的球人为什么这么不懂得享乐呢?你们的生命这么短暂为什么要理会
狗屁道德?难道刚刚你不快乐?」   「求求你……别……求求你……别再那样对我了。」   老猫威逼道:「你以为你能夠脱离我吗?你不会是想我在卫斯理面前控制你
吧。」   「啊!求求你……别那样。」   「那你就赶紧下来吧!嘿嘿!你放心,我只是小小的教训下卫斯理,让他以
后再也不要多管闲事。再说了,只要你听我的,我就会让你感受到前所没有的快
乐,而且最后我会让你和卫斯理有个好的结局的。」   白素犹豫道:「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老猫得意的保证。   「哈哈,当然是真的。其实你也希望得到早晨那样的快乐不是吗?昨夜的美
梦是不是让你很爽啊?别在我的面前装纯情玩贞洁,卫斯理在性欲上是不能满足
你的。你内心深处本来就有淫荡的因素。所以我一召唤你就会做那样的春梦。来
吧!好好享受我给你带来的快乐。对了,换身我喜欢的装束。」   按照老猫的要求白素简单的化了点淡妆。内心也多一丝忐忑和期待。今天是
白素和卫斯理的结婚纪念日。和卫斯理约定由白素来为卫斯理做顿丰盛的午餐。
晚上再去那家他们常去的西餐厅。   「啊!你……你……你怎么出来的?」看见老猫从地下室的台阶走上来,白
素惊恐地道。   「你们人类真的很愚蠢。难怪你们摆脱不了空间和时间的限制,所以你们只
能被困在地球上。好了!这个很深奥,你们人类终其一生也不会明白的。今天早
上是不是觉得很舒服?」   「是的!可……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为什么会这样?你为什么要控制我,把我变成那样的女人?」   「哈哈!难道你以为是我把你变成那样的?其实我根本控制不了人类。我只
能影响人类思想。」老猫得意的解释。   白素像是明白了一点。「那你的意思是?」   「对!你猜对了!」   「不!不可能,那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白素极力否认着。   「为什么不承认?你们人类就是丑恶的。早上并不是我控制你,而是我激发
了你内心那些邪恶的想法而已。事实证明你就是个淫荡的女人。」   「别!别那么说!我不是,我不是的!」白素明显不能接受这样的定论。   「哼!人类就是这么虚伪。希特勒的本性是屠戮,我的影响才使的他具有那
样的摧毁力,亚历山大的本性是好奇,受到我的影响他才会不停的远征。而你的
本性就是淫荡。」   「你说什么?难道希特勒和亚历山大都是被你……」   「哼哼!还有你们中国的秦始皇,日本的丰臣秀吉,盖乌斯。屋大维很多很
多,我都不记得了。」   「天!这么说你改变了这个人类的历史?」白素难以置信道。   「哈哈!愚蠢的人类,我没有改变你们。只是没有我的影响你们的历史迟一
点而已。」   白素虽然聪明过人,但是一下也难以接受这样的说辞,正当白素惊愕之际。
一个人从背后抱住了白素。「老蔡?老蔡你做什么?快放开我!」   「少夫人!你好美,我想你很久了。我每天晚上都在想着和你做。」说完便
贪婪的亲吻着白素,白素努力的把头扭向另一边,老蔡顺势伸出湿漉漉的舌头舔
食着白素细嫩的脖子。   白素怒视老猫。「你影响了老蔡?」   「难道不好吗?你看看老蔡多想和你做爱。自从你第一天到卫斯理家后他就
每天对你进行性幻想了!」   「不可以!他……可是卫的家仆……啊!」此时老蔡的手也开始在白素的嫩
臀上狠抓了起来。「老蔡!别,别这样。我是你的少夫人啊。」   就在白素反抗老蔡的侵犯的时候,白素的脑海里一闪。「老蔡的舌头好长!
和他接吻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白素一震对老猫道:「你在控制我?」   「哈哈!我说了我不是在控制你,我在影响你而已。既然你想吻老蔡那就吻
吧!好好的品尝下这个老仆人的长舌头不是很刺激吗?」   白素正想再质问老猫的时候,已经被老蔡用手强行把她脸转了过来,一条粗
大富有口水的舌头已经塞进了白素的口中……                 【完】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女特警自述】 下一篇:【想不堕落都难】(裤裆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