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强暴小说  »  一次玩极品小姐的经历

一次玩极品小姐的经历



             

           
  中午与朋友喝了点酒,一觉醒来,觉得下体蠢蠢欲动,自觉精虫很活跃,想出来见见世面,就打车来到我很熟悉的宝鸡有名的碧海蓝天洗浴中心,感到熟悉的做上帝的感觉就让人很舒服。换鞋、脱衣都有服务生精心伺候,浴场面积很大,冲浪、牛奶、中药浴由你自己任意选择。桑那是感应式的,自动加水调节温度。
  很舒服的洗完,服务生伺候着揩干身体,穿上按摩服来到2 楼。问了各种服务和价格后。一次叫来了4 个小姐让我选择,我抽着烟半躺在床上,一个个用眼睛抚摩。

  一个年龄20岁左右,短的是棕色头发,长的是黑色睫毛,光膀着露脐黑色上衣,光腿着棕色高跟长靴,虽然打扮的妖冶,但皮肤有农村风吹雨打的痕迹,我不怎么喜欢。

  一个看着年龄很小,我一问,对方嗲嗲的回答18岁,我看至多16岁,身材很娇小,我玩过几个这样的,鸡吧插进去在腹部能看到动静,用劲插,疼的会流眼泪,影响性趣,所以放弃。

  一个穿着红色吊带裙、长发披肩的少妇,我约莫着有25岁左右,看脸型还可以,但低头一看其腿有点罗圈,再看脚上穿着的平底拖鞋,脚趾甲染成大红色,更是没了胃口。

  正当我失望时,看到最后一位,禁不住眼前一亮,好有味道的一个少妇啊。
  一袭黑色吊带连衣裙,身材凹凸有致,一双匀称的长腿着肉色丝袜,一双黑色正装高跟鞋,虽然穿着袜子,仍然能看到肉都都的小脚上兰色的血管。脸上更是我喜欢的丰韵加风韵的颜色。正和小狼我的胃口。留下慢慢享用不迟。

  小狼以前没见过如此精品,留下一问,果然是新来的。原来是本市某大公司的白领,由于老妈重病,急需一笔手术费用,不得已才入此行。洗浴中心看其也是精品,给了个28号。

  我还担心其技巧欠佳呢,结果大出小狼意外。28号小姐娇坐在红床边,娇滴滴的说道:「哥哥,给小妖妹妹脱掉鞋子嘛!」(我才知道这个艺名叫小妖)我就蹲在红地毯上给这个小妖脱掉鞋子,想到的是一双肉脚确实诱人,没想到的是小妖竟然用她的肉脚在小狼的裆部摩挲,看到小狼鸡吧挺起,就拉小狼坐在床边,跪在小狼前面,用小嘴给小狼脱掉了按摩服。

  小狼虽然久经沙场,但仍然很是激动,粗硬的鸡吧就向少妇嘴边捅去,少妇哼哼着说「别急嘛!慢慢来嘛!」

  并把我推倒在床上,怕在我身上,一只手抚摩着我的脸并用嘴和舌头在我脸上蠕动,另一只手握着我的鸡吧轻轻抚摩。

  我一看这样不行,这不是要我早早交货吗?就一个翻身将小妖压在身下,她虽然娇声淫叫,但我不为所动,先脱去她的黑色吊带裙,又解掉奶罩,握住两个虽然不是很大,但却柔软挺拔的乳房,乳房很漂亮,乳头很小很红,我用嘴吸吮,她叫我轻点,我故意稍稍用力咬了咬,她推开我的头说,你轻点啊,我还没生过孩子呢,经不住咬。

  我嘿嘿一笑,又朝下一路咬下来,边舔边咬边先后脱掉她的兰色秀头,黑色丝袜。

  当舔到脚时,也是好一对宝贝啊,脚很弓,每个脚指头都肉都都的,我把每个都含在嘴里轻咬,又舔她的脚心,她咯咯的笑着,手却在我身下乱抓。

  我又把她翻过来,双手在其腰间一提,她很顺从的就爬跪在了床上,我在起屁股蛋上又咬又拧,用手揉捏她的小穴,并时不时在她屁眼上刮一下,她正哼哼着,我出其不意的在她屁股蛋上啪啪拍了两下,声音很大,她说「你真坏啊,我不与你玩了!」但一转眼又把撅起的嘴变成了笑脸,把我边压倒边说还是让我来吧。

  这下她抓住我的鸡吧不放了,说「大哥,你事多,你看冰块都化了,做不做漫游嘛……?」我做过无数次漫游毒龙钻,但口暴做的不多,就说能口暴的话就不做了。

  她笑着说:「我总算碰到你这个老手了!」说着还把我的球给扭了一下。先是跪在我两腿间说「你那么硬啊,先软下来好吗?」「我说是你太风骚了,我才硬的!」她嘴里哼了一声,拿出一个湿巾在我的龟头、鸡吧、卵蛋、屁眼上仔细搽了搽,我龟头、鸡吧、卵蛋、屁眼都感到凉飕飕的,几吧也疲软了下来。
  我说「骚逼,你把我弄阳痿啦??」她笑着说「不许这么叫我,叫宝贝或者姐姐,你这么强,怎么会阳痿呢?是我买的专门男用的湿巾,还治疗早泻呢,有的男人还没怎么呢就出来了,都是花钱来玩的,搞的都很尴尬。」我嘿嘿笑了,受到小姐夸奖可不容易啊。

  只见小妖把我的鸡吧全部含在嘴里,一边用舌头在我的龟头和棍子上缠绕旋转,一边又把她的手指头塞入嘴里弄湿,用手在我的卵子上和屁眼上交替抚摩,有时还轻轻在我屁眼里戳一戳。

  我的鸡吧很快在她嘴里膨胀起来,她含不下了,就吐出来咯咯消着说:「你不是说我把你搞阳痿了吗?我就是要让你阳痿呀!」

  我嘿嘿笑了了一声,欣赏着也享受着这个小妖优美的口交,她用淫荡的眼睛看着我,一会深吞深吐,我每次都能感觉到鸡吧插入她的喉咙,当我很硬的时候,她又吐出来,压一会会阴部,看我不太硬了,她又握住鸡吧根部边笑边转着圈摇晃,她又塞入嘴里,一会吞吐,一会拿出来用指甲交替着轻轻的刮我的龟头和马眼处,一会又慢慢的吞吐,并用牙齿从根部到马眼轻咬。


  我虽然身经百战,但也觉得不能这样轻易交货,就起身把小妖压在身下,抬起她两条腿一下插入她的小穴,她大叫一声推开我,「你怎么这样啊,粗鲁!」
  拿出套子要给我戴」「我都对你这么放心,你还怀疑我有病不成?」我说着有插入她并压住她不让她乱动。她撅起了嘴「坏蛋,那要加钱!」脸竟然红了,显出些许羞涩来,也许她没遇到过我这样的,也没有主动要过小费吧。我也禁不住对她产生怜悯和同情,抽动的同时,竟然亲吻了她,我发现在对她怜悯和同情的同时还夹杂有一些爱怜(我很不喜欢亲吻女人,即使对老婆在她逼着的时候也只是很短暂的吻一下)。

  在我吻着她的唇、脸、耳、颈、奶头的时候,她也两只胳膊搂住我的脖子越搂越紧,两条腿夹注我的腰越加越紧,我分明看到她眼里有清澈的水花在闪光,我也不禁眼睛有些潮湿,她在我眼睛上搽了搽,又抹了自己眼睛一把,说「大哥,你好好要我吧,你觉得该要我给你口暴了,就说一声」

  我他妈的这是怎么啦,我骂了自己一声,加足了马力狂干起这个前白领,她也哥呀哥呀的叫着配合我,我抽出急吧,爬在她两个大腿间,在她屁眼上吐了一口唾沫,端起枪就要上,她却怎么也不让,说「大哥,你怎么我都可以,但这里坚决不行,我还接受不了!来,我给你口暴吧!」

  我虽然有些扫兴,但也觉得没什么,就又把球插入她的嘴里抽插起来,她配合了一会推开我,让我坐在床边,她跪在地毯上双手捧住我的卵蛋,含住我的球给我口交,她每次到最深出都要停一会把脸憋的通红了,才松开来可怜的看看我,
  又来一次,几十下后(反正不到一百下)我觉得快射了,她也感觉到了,很快的吞吐起来,在我喷射的刹那间,我的龟头也正好在她的喉咙最深处,我按住她的头紧紧的顶住她狂叫着喷射而出,她也啊啊叫着,我的几吧并没有出来,在她嘴里呆了好长时间才软下来,我退了出来,她嘴里含着我的液体不说话,我说吐到手里让我看看呀,她才伸手吐在了嘴里,大喘着气说,坏蛋,你射的真多啊,快呛死我了,好多都还在喉咙里呢,麻死人了。

  我看她手里我的宝贝确实不少,就说吃了这些我的宝贝吧,她哀怨的看了着我说记着加钱啊。就吸溜着把我的宝贝吃了,还伸出舌头让我看了看。又把手在自己奶头上抹了抹。事后我问她你的口技是怎么练出来的啊,她说她22岁时与西安一个30多岁的大老板好过,那个老板为了享受让她参加了个秘密培训班,学了不少东西。好了布道一年,大老板病重,公司跨了。

  她回家乡在一个外资公司工作。不想家里又遇到这么大的困难。说着又流出了眼泪。我说你不是要加钱吗?怎么不说加多少啊?再说我怎么给你啊,我穿按摩服,也没钱啊。她说我信得过你,你要愿意帮我,给我打手机,帮多少都行。
  我留下她的手机,在总台付款走人。

  这个女人是我玩过的数百个女人中的精品,我打算花些钱帮帮她,最好能成为我的长期打炮对象。

[ 本帖最后由 遨游东方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beike0315 金币 +10 红心过百!奖励!  
beike0315 贡献 +1 红心过百!奖励!  
<
上一篇:舞林名花 [长篇]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 下一篇:与公司会计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