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悠子的耻辱夜】(全)

【悠子的耻辱夜】(全)



  第一章 公园的凌辱魔
  1
  当电话铃声响起时,悠子反射地发颤。
  (啊!会不会又是那令人讨厌的电话呢?)讨厌的预感,使她背脊阵阵发凉。
  现在是午休时间,常有恶作剧的电话,也不知道是谁,但是声音倒都是同一人。
  悠子二十五岁,是位小学老师,男朋友叫真二,所以教务主任以奇怪的眼光看着悠子,因为她犹豫地不接电话。
  因为电话是摆在教务主任的桌上,所以吸引了他奇异的眼光。
  悠子垂着眼,伸手去拿电话筒。
  “喂喂┅我是户川┅”
  “嘿嘿嘿,你的声音总是那麽充满诱惑。”
  又是讨厌的电话,那可厌的笑声,就会令人不自觉地毛骨悚然。
  “今天穿什麽颜色的内裤呢?老师!白色的,还是粉红色的呢?嘿嘿嘿。”
  “但是老师你最适合没穿内裤,把私处遮掩起来,实在可惜。”
  悠子拿着话筒的手在发抖。她虽然厌恶,但是如果挂断,对方会发火。
  但办公室中,其他人的眼光,如果没有说话就挂断,大家一定会觉得好奇的。
  因为悠子长得很美,本来就是大家注目的焦点,也许大家已经知道这是恶作剧的电话。
  “嘿嘿嘿,如果你不喜欢没有穿内裤的话,没关系,我可以帮你脱。”
  “老师,我会好好疼爱你的,只要是我选定的目标,是绝对逃不掉的。”
  悠子依然沈默不语。
  (别装蒜了,这麽无聊的电话干嘛不挂断,还是你是男人,太逊了。)
  那男人拼命咆哮着。有很多男人打骚扰的电话给美丽的悠子,但像这一次如此嚣张,倒是头一回碰到。因为她如果不接,他就会拼命打来。
  “男人的欲火燃烧。老师,嘿嘿嘿,拥有美丽胴体的你,只有你的男朋友可以给你满足吧。”
  “但是现在男朋友住院中,你一定感到很空虚吧,嘿嘿嘿,我很心疼你单独饮泣的情形呢!老师。”
  那男人对悠子之事倒是知之甚详。她的男朋友真二,因为内脏有病而住院,连学校的同仁都不知道,悠子心里显得更加心烦。
  “你是不是死心了,想投向我的怀抱了。嘿嘿嘿,老师!我的技术可是一流的。”
  “我让你获得前所未有的快感。对了,我一定会用舌头舔你那个部位的。”
  男人似乎陶醉在自己的言论之中,他的呼吸愈发急促,好像说一些淫荡字语,就可获得满足似地。
  而悠子则已厌恶到极点,根本听不下去了。
  “重要的事只有这些嘛,那麽再见了。”
  悠子发觉教务主任怀疑的眼光,所以草草说了这句话之後,将电话挂断。因为心中觉得很呕,所以心情很坏。
  “户川老师,是不是听到什麽坏消息呢?”教务主任从悠子的表情变化加以判断地问道。
  “没什麽!”悠子故作镇静地回答。
  虽然好几次她想找教务主任谈这件事,但是怕同仁误会她喜欢教务主任,弄得谣言满天飞,更令人受不了。
  当她的不愉快在看到天真活泼的学生之後,心情平静许多了。
  那一天她过得相当沉闷,而职员会议又开得太晚了,当悠子一脚踏出学校正门时,天已经暗了。
  她加紧脚步走向巴士站,悠子在那里看到她的学生还在等车。
  “田岛,怎麽这麽晚了还在这里呢?”
  “户川老师,我刚才去补习。”
  “哦,很乖,补习班的课已经结束了吗?”
  但是公车一直没来,队伍巳经排得很长,妤不容易公车来了,结果是大爆满。
  而悠子和学生一起挤上车。
  “田岛,抓好,不要跌倒,抓住老师。”
  在挤得像沙丁鱼罐头的公车中,悠子只得将双脚撑开,才有办法照顾孩子。
  “田岛,这个时间车子都这麽挤的吗?”
  “是的。”
  “哦!真糟糕。”
  车子发动了,悠子突然吓了一跳,不知谁的手爬到她的裙内,抚摸她的臀部。
  开始她认为是因为太挤不小心碰到的,但是不久那只怪手就开始不停抚摸起来。
  “啊!是色狼。”
  她本想猛然回头看看是谁,但是她身体却动弹不得。因为如此,那只怪手也愈来愈大胆。
  他的手掌整个在悠子的臀部不停地游走着,那讨厌的感觉,使悠子不由得呼吸因难,身体变得僵硬起来。
  (她本想叫出声。)
  但是她实在叫不出来,大约一年前,她也曾遭到色狼的侵袭,她出声大叫,结果色狼被抓到了,但是警察问的一些问题,反而使她更觉得难堪。
  自从那次之後,她都会尽量地逃避,但是,今天实在太挤,根本动弹不得。
  男人的手由悠子的臀部往前移,并开始抚摸她的下体。
  她穿的是超薄又超迷你的内裤,因此有被直接在下体上面抚摸的错觉。
  她为了要逃避下体上的手,所以全部精神都集中在那上面,而对方的手己经爬过裙子,并将裙子往上拉。
  当她突然发觉时,已经太迟了。他撩起裙子的手已潜入她的裙内之中了。
  悠子咬住下唇,避免叫了出声。
  他的手潜入裙子之後,悠子的双臀突然紧张起来。
  她的手异样地燥热,而且又带有水气,而他的手紧紧地掌握住她的双臀,并开始顺着内裤往上爬行。
  他的手爬行到双臀与大腿之间,而且在肉沟的下方搔痒着。
  悠子浑身战栗,当她快忍不住要叫出声时,她的学生开口了。
  “户川老师,你怎麽啦?”
  “嗯!没事,没想到车子会这麽挤!”
  悠子慌地回答道,她很想移动身体的位置,但当她稍微动了一下时,她的学生脸上就露出痛苦的表情来。
  车子摇晃得很厉害,悠子为了保护学生,但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内裤已被脱了下来。
  “呜┅”悠子相当狼狈,她拼命咬着牙,不敢叫出声来。
  在这种场合被脱下内裤。悠子简直不敢相信这种行为,好像是梦中的一场恶作剧。
  “好难受哦!老师,我被挤得好难受哦。”学生难受的皱着脸。
  “啊!对不起┅啊┅”
  她拼命保护着学生,而男人的手则不客气地在她全裸的臀部上游行着。
  悠子背脊一阵发凉,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男人的手除了尽情爱抚她的臀部之外,他的手更开始爬向她的下体。
  那可怕的感觉,使她忘我的叫了出声。
  “啊┅请你住手。”
  在悠子的叫声中,裙内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但是他马上又开始行动。
  他在悠子下体抚摸的手正停在耻毛上动着,而手指正扒开耻毛,准备向前进攻。
  她慌张地扭着腰,这次那只色狼的手则正摸着她的臀丘。
  “不要,住手!”悠子再度叫道。
  周围的乘客全都看着悠子。但是人实在太挤了,悠子根本分不清楚是不是有人作性骚扰。
  她认为以好奇眼光看着她的男人是色狼。
  他是一只狡猾的色狼,她以为她的叫声可以遏止对方的性骚扰,但是他的手指依然顺着臀部往下滑。
  悠子忍受不住,她大叫一声∶“啊!下车。”
  悠子彷佛在作梦般,大叫一声,赶快逃下车来。这站距离悠子住的公寓还有一段距离。
  这种事还是别说算了,悠子终於摆脱了那只色狼了。
  好不容易心绪平稳下来,悠子才发现田岛,正以耽心的表情看着她。
  “啊!田岛你也下车了。”
  悠子勉强露出笑容,她一直很气色狼的性骚扰。她赶紧把内裤再度穿好。
  “老师,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太挤了,我有点吃惊。对不起,让你耽心了,我们走路回去吧!”悠子很有精神地说道,然後牵着他的手步行。
  这里是新兴住宅区,公车一小时才一班。要叫计程车得有人在附近下车才有可能。
  当她的心情平静下来之後,惊吓的心情也稍微缓和下来,悠子突然感到很生气。
  在公车的混杂中,干这种缺德事,她想起色狼的性骚扰,就气愤填膺。
  “老师,月亮好圆哦!”学生看着夜空说道。
  “真的耶,好漂亮。”
  悠子看着满月,悠子在受惊之後,也顺口称赞着这美丽的夜空。
  他们大约走了十五分钟,才看到有公车停了下来。但突然有二个像似在等车的男士站在那里。一看就是黑社会的不良分子。
  “你们想干什麽┅?”悠子将学生拉到自己的背後。
  “嘿嘿嘿,我正在等你,户川老师,我有话和你谈谈,我们到那边一下。”
  男人不怀好意地笑着,他的脸颊有一条很长的伤痕,看来令人颇为生畏,而另一位则戴着太阳眼铙,好像老大的样子。
  悠子看着他们,“谈谈┅有什麽事吗?”
  悠子的声音在发抖,因为这是不见一个人影的夜路。她想和学生一起逃走,可是一定逃不掉的。
  “我不是早就对你说,我要和你交往了吗?现在正好是谈话时机,嘿嘿嘿!”
  “老师,这麽晚和小鬼一起散步,倒不如和我聊天来得有趣。”
  男人的手抓住悠子的手腕。
  悠子的身体在发抖着,悠子大叫着,此时,竟将学生也卷入这种倒霉事。
  “住手,请放开老师。”田岛突然大声叫道。
  “哦!好威猛的小鬼,别叫,免得挨揍。”说完,男人突然将学生推了出去,而田岛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不要动粗。”悠子抱着学生叫道,如果继续下去,学生不知会遭到什麽样的际遇。无论如何要让学生回去┅她毕竟是老师。
  “没事,田岛,不用担心老师,他们只是想找我聊聊而已。”悠子边说边帮他整理裤子。
  “现在你一个人先回去。快回去吧!田岛。”悠子催促着。
  田岛还是很耽心地频频回头看,但不久就消失在黑暗中。
  “嘻嘻!老师,我们走吧!”
  他抱着悠子的肩膀,离开那个地方。他们很快来到公园中。
  因为他的手放在肩膀上,所以根本逃不掉。悠子的膝盖也开始发抖了,但是悠子还是瞪着这二个男人。
  她要坚强,别露出一点软弱的样子来。
  “嘻嘻,是不是早就在等着我的拥抱了呢?老师,嘿嘿嘿。”
  男人唾涎欲滴地看着悠子的脸,而且露出讨厌的笑声来。
  悠子对这种声音突然有所警觉,悠子的脸色迅速变得苍白。
  “嘿嘿嘿!你在电话中回答的很好呀,因此,我早已等得不耐烦了。”
  “嘿嘿嘿!我不是对你说过了吗?我想追求的女人,是逃不出我的手掌的。”
  “什麽┅”突然间,悠子说不出话来。
  他们是恐布的不良分子,除了打来可恨的骚扰电话之外,恐惧感突然占住她的心。
  “你怎可打那种电话呢?”悠子恐怖地叫着,并用锐利的眼神瞪着那二个男人。
  “没有办法,老师。男人的欲望是无法克制的。嘿嘿,何况是如此棒的身材。”
  “况且你的男朋友在住院,你应该难耐寂寞吧,我们可以代替你男朋友来满足你。”
  “我们先自我介绍,我是卓次,他叫龙也。我们会使女人哭泣的。”
  “嘿嘿,老师,刚才我们在公车上抚摸你的臀部,一定感到很高兴吧!”
  叫卓次与龙也的男人淫笑着。
  “别胡扯!”
  在公车上的色狼原来是他们,她一想起就感到恐怖,使她不由得往後退。
  现在不是单纯的恶作剧了,这二个男人真的是恐怖分子。
  “老师,我们马上使你感到快乐。”
  “啊!不要,放手。”她的肩被抓得紧紧的,悠子大声叫道。
  “别乱动,老师,这是一件好事。”
  “啪┅啪┅”卓次不客气地打着激烈抵抗的悠子的脸颊。
  “啊!别动粗。”
  从来没有被打过的悠子,受到莫大惊吓,整个人都失去了平衡。
  此时,卓次和龙也把悠子拉向公园的更深处。卓次粗暴地拉着悠子的手,并将她的手扭到背後。
  “啊!救命啊!啊!啊┅不┅”她凄厉的叫着。
  龙也的手伸入她的裙子内。
  “啊┅不要!你想作什麽?”
  “嘿嘿嘿,把内裤脱下来,老师你比较适合不穿内裤,而且你的屁股一定也受不了了。”
  龙也的手指在悠子的屁股上爬行着,并在臀部上抚摸着。
  “啊┅不要!救命啊!”
  “你屁股上的肉真滑嫩呀。”
  龙也的双手不停爱抚着,好像要把她的臀部完全拉开似的。
  “龙也,等会再玩,现在先把她的内裤脱下来,绑起来。”扭着悠子的手的卓次说道,而卓次则用手摸着悠子衬衫下的乳房。
  龙也终於把悠子的内裤脱下来,并粗暴地将其撕裂开。
  “干什麽┅不要┅啊┅”
  “嘿嘿嘿,没穿内裤更好,老师,再来是用绑的,绳子会使身体更加出色。”
  龙也拿出黑色的绳子。
  被绑的悠子,一脸苍白。
  “不要绑我,不要乱来,不要!”
  不论她怎麽抵抗都没用,那冷冷的绳子好像蛇一样缠在她的手腕上,悠子感到绝望。
  龙也的手法相当老练,将双手的手腕绑好,然後绳子绕到乳房上下绑了二圈。
  绳子绑得很紧,悠子喘息着。她美丽的乳房,在绳子的缠绕之下,显得更加突出迷人。
  “好漂亮的乳房,妤像要滴出新鲜的牛奶一样。”卓次从背後抚摸悠子的乳房说道。
  那滑嫩又贲张的乳房,在卓次的揉搓下,好像要挤出乳液来一样。
  “不要!放手!”
  “嘿嘿嘿,一定没有人如此的对待你吧,老师。”
  卓次的手指和她的男朋友的完全不同,她的男朋友真二会温柔地爱抚着,而卓次则粗暴地用手指抓着。
  “不要!不要!啊┅救命啊!”
  与其说爱抚,倒不如说是粗暴地玩弄来得恰当。
  “嘿嘿嘿,你的男朋友一定玩过了吧?很敏感呢!老师,我来疼爱你的屁股吧!”站在悠子面前的龙也,用色眯眯地眼神看着悠子说道。
  裙子的裙摆被抓着拉了起来,露出她的双臀及大腿内侧,悠子的下半身被剥得光光的,而裙摆被绑在手腕的绳子上。
  “啊!不要!”
  “嘿嘿!太慢了,你的下体已全裸露出来了。”
  那白玉般的屁股就在龙也的眼前。
  龙也不加思索地叫出了声,马上扑到她身上来,那成熟的胴体,以及那神秘的股间。形状不但很美,而且很结实。
  不愧是龙也,他到目前为止,尚未看过如此美丽的臀部呢!因此,龙也的眼睛一直未离开悠子。
  “看到她的下体,就令人受不了。”龙也呻吟道,他颤抖的手在悠子的臀部上爬行着,那指尖的触感是如此美妙。
  “啊啊!不要!放手!快放手。”
  “别老说这句,老师。嘿嘿┅很性感呢?”
  龙也嘲笑着悠子的悲呜,双手更粗暴地揉着乳房。男人的手在她的乳房与臀部上爱抚着,悠子的身体不停左右地扭转着。
  “真是美丽的胴体,当小学老师实在有点可惜,乳房很美,臀部更比想像的美,而且相当敏感。嘿嘿,乳房变硬了。龙也,你也来试一下。”
  “嘿嘿,把她的大腿分开,看看是否很敏感?”
  龙也将悠子的大腿分开,悠子拼命地想挟住大腿。
  “不要,救命啊!救命啊!”
  “没有用的!老师。”
  龙也一口气将悠子的左脚举起,悠子的下半身彷佛要裂开一般,而龙也则瞪着眼睛一直瞧。
  “啊!不要看,不要看。”
  “你说不要看,可是我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龙也不怀好意地笑着。那充满淫欲的视线,彷怫要穿透过去一样。几乎可以感觉到女人最内部的敏感。
  即使连她的男朋友都未曾如此看过她的下体,悠子在突然间变得面红耳赤。
  “啊!不要!不要碰我。”
  龙也的手指深入女人的最奥密之处,悠子哭泣着,并激烈地摇着。
  “不要!不要摸!”
  “嘿嘿嘿,已经润湿了,还是老师比较敏感,这种敏感一定是经常和男朋友在一起,所以反应才会这麽快。嘿嘿,汁都流出来了。”
  他一边说,手指可未曾停下来过。而悠子则拼命抵抗哭泣。
  “已经湿了,感觉很爽吧!”
  卓次看着龙也问道∶“要不要强奸她?”
  只见龙也也淫笑地点头,赶紧从後面紧紧地抓住悠子的乳房。
  “龙也,我先好不好?”卓次脱下长裤。
  “好啊!卓次,看看我们发几炮以决胜负?”
  “有趣!这麽美的女人,我不会输给你的。嘿嘿!老师,我们会好好疼爱你的。”
  卓次由後面探到前面看着悠子的脸,淫恶地笑着。
  悠子知道自己将被强暴时,拼命地抵抗。
  “不要!不要!啊!救命啊!”
  “嘿嘿!现在还不需要扭腰。老师,现在是由我来冲刺。”
  卓次依旧从後面抱住悠子,然後从秋千上下来,然後把手绑在上面,摸着她的乳房,她根本逃不掉。
  “不要!不要!救命啊!”
  龙也抓住悠子的脚踝,而悠子失去重心整个人跌在卓次的身上,卓次像火一样的铁棒碰到悠子身上。
  “呀┅呀┅不要┅不要!”
  “嘿嘿嘿!腰再下面一点,老师。”
  他将悠子的腰往下压,而卓次自己则往上刺,而悠子的媚肉渐渐地被卓次的肉棒所穿透。
  “啊,恶魔┅啊┅”
  那一直被贯穿的感觉,悠子放声大哭,那粗大与长度,足以叫悠子翻白眼。如此巨大,她的男朋友根本无法比。
  “嘿嘿嘿,老师。我们已结合在一起了,很爽吧!”
  卓次尽力地插入最深处。
  悠子坐在秋千上,而卓次从後面上她,她的屁股好像要跌落下来一样。
  卓次将手放在悠子的腰部,开始冲刺起来。
  “老师,包你满意的,嘿嘿嘿!”
  “啊┅不要┅不要┅”
  她虽然感到害伯,但是卓次的阳具在她的体内,直射她的蕊心。
  而在悠子前面看着的龙也,眼睛也开始布满血丝。
  “啊!不要看!魔鬼!”
  “嘿嘿!真新鲜,老师。卓次那家伙正在老师的体内活动着。”
  “啊┅啊┅啊┅禽兽。”
  她愈叫愈大声,而他的玩弄也愈来愈粗暴。但悠子声音开始转为柔和。
  悠子的声音变成奇妙的呻吟声。
  “嘿嘿气氛出来了,老师!”
  龙也不怀好意地笑,卓次的肉棒正不停地抽送着。
  “如何!卓次,老师的滋味如何?”
  “太捧了,怎麽说呢,我第一次有股忍受不了的那份快感。”
  “是吗,等一下,嘿嘿嘿,我也要爽一下。”
  龙也开始摇晃秋千,而卓次与悠子的身体也结和在一起晃着。
  此时,悠子的嘴边突然从天而降了一支热铁。
  “老师,别咬哦!用唇与舌就行了。”说完,龙也将肉棒插入悠子的口中。
  “呜┅呜┅”
  悠子激烈地咳杖着,而卓次也不客气地用力冲刺。龙也的肉棒在悠子口中发出淫声。
  而在下面的卓次,对於悠子扭动的腰,更是激烈地往上冲刺。
  “啊┅啊┅呀┅”
  悠子的饮泣愈来愈激烈,悠子已经被极乐的暴风雨所侵袭。但是在愈来愈激烈的混战中,那官能的愉悦及敏感正慢慢扩散,那体内的肉棒正不停地翻弄着。
  “嘿嘿嘿!很激烈。老师,感觉很爽吧!”
  “比刚才更长了,一定是拼命摩擦的结果。老师,嘿嘿嘿!腰部再用力。”
  卓次与龙也粗暴地玩着悠子。
  “啊┅啊┅”
  那摇晃的秋千就像哭泣的悠子一样,仍然继续不停地叫着。
  好不容易卓次与龙也放开悠子时,看了看表,大约是午夜十二点了。
  而悠子早巳像死了一样,动也不动。当卓次在她的下体爱抚时,她一点反应也没有。
  “嘿嘿嘿!老师,我和老师连做爱五次,相信你不会忘记才对,而那时老师也哭泣地配合着。”
  “我也是五次。老师,真是太过瘾了,我们今晚就到此为止好了。”
  卓次与龙也相视而笑,他二人已充分地将悠子玩弄过了。
  “嘿嘿!如果你要提出告诉,或是告诉你的男朋友,那全是你的自由,但是别忘了,万一有事,你休想逃的了。”
  卓次与龙也威胁後,扬长而去。
  过了一会儿,悠子才慢慢站了起来。她手压下腹,呜咽着。
  她连裙子也懒的整理,只是哭泣着。
  2
  第二天,悠子假装感冒,请了假。她因过度刺激而发烧,身体好像铅一样重。
  被二个流氓轮奸,又不能对别人提起,尤其是她的男朋友真二,更是不能被他知道。如果知道悠子被人轮奸,太过刺激,一定会使真二的病情恶化。
  悠子躲在棉被中不知哭了几次,她本来打算等真二的病好了,就要结婚的。但是那幸福似乎离她已经很遥远了。
  到了第二天,悠子到学校上课,脚很重,心很沉。
  午休时,卓次打电话来约她出去。
  “嘿嘿嘿!老师,只不过玩了几回就向学校请假,你的身体我们尚未玩够呢!”
  卓次发出淫笑,他几乎是用声音在强奸悠子。
  “而且你自己的腰也扭动着,你哭泣的声音也相当好听。根本不像是被强奸的女人,老师,你一定很爱好此道吧!”
  悠子很在乎周围的眼光,只能以“是┅是┅”回答着,不敢说出任何话来。
  “所以老师下课後,到上次的公园来,知道嘛?嘿嘿嘿!”
  到公园去,那是什麽意思,悠子很清楚,拿着电话筒的手开始抖着。
  难道又要侮辱我了吗?
  他似乎看透悠子的心思似的。
  “一定要来啊!如果没来,你将会遭到女人最悲惨的命运。嘿嘿嘿,而且龙也比我更狠的哦!如何?快回答啊!”卓次催促道。
  “是!我知道了。”悠子轻声说道,好不容易把电话挂断。
  但是,下课後悠子根本不准备去公园。如果去了,她必定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她更害怕那二个男人缠住她的弱点,她不愿再受到侮辱,她一想到这件事就全身发抖。
  (我该怎麽办?)
  悠子觉得不安,所以不知不觉地往医院的方向而去。
  她的男友真二正好在睡觉,看到他睡觉的样子,悠子不自觉地流下泪来。
  但是真二并未醒过来,在悠子准备回家,走出病房时,她突然叫了出声。
  卓次正淫笑着地看着她。
  “为什麽知道这个地方┅”
  “嘿嘿嘿,你的一切我们已全部调查过了,你不乖乖听话,真是麻烦。”
  卓次笑着抓住悠子的手深怕她逃掉。
  “我们一起走吧!嘿嘿嘿,龙也那家伙很生气,准备好好整治你呢?”
  “不要,我不愿和你们往来,我不要。”
  悠子以不安与愤怒的眼睛瞪着卓次。
  “不要,嘿嘿嘿!你不怕我们告诉你的男朋友吗?你不怕你的婚事吹了吗?”
  “你们┅太卑鄙了。”
  “什麽卑鄙,当我们作爱时,是谁发出呻吟声,并且扭着腰配合的,如果你男朋友知道的话,不知会作何感想,嘿嘿嘿┅”
  当对方指责她丢人现眼之事时,她早已失去唇色。
  悠子的手腕依旧被抓住,当卓次准备进入真二的病房时,悠子的一切梦想才完全破灭。
  “等一下!”
  悠子的脑海中,浮现出真二悲伤的神情来,有很多男人在追求美丽的悠子,但她到了二十五岁还是单身,是因为她与真二有着共同的梦想。
  (她不想失去真二┅)
  “等一下,求求你。”
  “嘿嘿嘿,那麽是愿意和我走了吗?那麽到你的地方去好了。”
  “好吧!”悠子悲伤地说道。
  她被卓次拉着上计程车。当计程车一发动时,卓次的手马上伸到悠子的裙子之内,悠子急忙用手押住卓次的手。
  “请不要这样,别在这种场所造次┅”
  悠子在司机不会发觉的情况下抵抗着,但是她无法押住卓次强行进攻的手。
  卓次的手指,顺着大腿来到内裤之处,他的手指突然停了下来。
  “户川老师,我不是说过叫你别穿内裤的吗?你适合不穿内裤的。”他在悠子耳边轻轻说道,惹来悠子恶狠狠的白眼。
  卓次的手在内裤上摩擦着,悠子变得很狼狈。
  “请不要乱来,请你坐好。”
  “罗嗦,待会儿让你光着屁股。”说完,卓次粗暴地去拉她的内裤。
  “啊┅”
  悠子拼命咬着下唇,避免叫出声。
  内裤被拉了下来,卓次淫笑着。
  “嘿嘿嘿!终於了解我的恐布了吧,你穿了内裤需要好好处罚一下。”
  他一手在裙内翻覆着,另一只手则不客气把她的胸罩拿了下来。
  “啊┅不要!”悠子不由得叫了出声。
  裸露的乳房,她的衣服也被剥下,而司机则盯着後视镜看,悠子急着用双手护在胸部。
  “嘿嘿嘿,司机好像也被你吸引住了,这麽漂亮女孩的内裤就送给你吧!”
  司机开心地接过悠子的内裤,碰到这种流氓客人,司机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卓次的动作愈发大胆,他把悠子的裙子也拉了起来。
  “啊!干什麽?不要┅”
  悠子又慌张地用手去押住裙子,而卓次的手就牢牢地握住她的乳房,好像故意揉给司机看一样。
  “不要┅不要┅”那近乎悲惨的叫声从悠子口中迸出,但是又害怕司机听到,只好拼命压低声音。
  “让别人欣赏一下,有什麽关系,如此美丽的波霸。”
  他一手揉着悠子的乳房,另一手则潜入裙子之内乱搞。
  悠子拼命想挥开卓次的手,但他反而揉得更厉害。
  就在此时,计程车停下来,这里就是上次她被轮奸的公园门口。
  他们下了计程车,龙也早已等在那里了,满月的月光照在龙也脸上,令人不寒而栗。
  “老师,过来。”
  龙也粗暴地拉着悠子往公园的内部走去,他很气愤悠子下课之後,没有马上过来。
  “马上脱光,户川老师。”龙也命令道,他手中拿着绳子。
  “这┅”悠子害怕地看着绳子。
  悠子挟着凌乱的衣服往後退,她知道会被侮辱,但她恐惧被绳子绑着。
  “不要,求求你们,放了我,别再侮辱我了。”
  “不行,我说了,你是逃不掉的,但是你不乖乖听话,所以要处罚,快脱!”
  龙也不怀好意地笑着看着悠子,而卓次出其不意抓住悠子的背部。
  “┅不要┅不要┅”
  “罗嗦!快脱!”
  “啪啪┅”龙也不客气地打了悠子两个巴掌。
  在悠子的悲叫声中,龙也与卓次前後拉住悠子。她的衣服和裙子撕裂了。
  在龙也和卓次的连手之下,悠子一下子就变成婴儿般地赤裸着。
  “啊┅”她全身被剥了精光,悠子拼命抵抗。
  “如此漂亮的胴体,无须遮掩。嘿嘿嘿,现在要好好处罚你。”
  卓次由背後抱住她,那黑色的绳子将悠子的手绑在背後。
  “老师,想起那秋千的滋味了吧!”龙也和卓次让悠子坐在秋千上。
  “啊,不要,干什麽?”
  “嘿嘿嘿,我不是说过了吗,让你一辈子後悔的处罚。”
  龙也抓住悠子的腰,并将她的头压到地上并静静地反过来。悠子的背部弯曲,腹部成弓形。
  卓次再度拿起绳子。
  “老师,你的阴户往上,又张的好大喔!嘿嘿嘿!”
  悠子的脚被绑在左右的秋千上。
  “啊,不要,不要!你们到底要凌辱我到什时候呢?”
  她被倒压在地上,悠子的双脚被高高吊起,并被迫张的开开的。
  “嘿嘿!老师的屁股正好看的一清二楚。”
  他的脸凑近被吊得高高的双腿之间,龙也淫笑道,那白皙成熟彷佛在等待别人吃它的肛门,紧紧地吸引住龙也的眼光。
  他似乎迫不及待地抚摸并发出赞叹声。龙也是一位可怕的肛交迷。
  “嘿嘿嘿!你的屁股实在漂亮,我现在正在欣赏你的肛门,你觉得害羞吧!老师。”
  他正看着自己的排泄器官,真是 心。悠子被吊起来的双脚不停地扭动着。
  “别看,别看那里,不要!”
  “我自然要看,我早就梦想能看见你的屁股,嘿嘿嘿!美丽教师的屁股到底是什麽模样,我早已期待已久,真是令人难以按捺得住啊!”
  她的臀部被扳开来,使肛门完全裸露出来,当她的臀被撑开时,她不由得哭了出声。
  “啊!不要!不要!不要看。”
  龙也的视线令她觉得像针在刺一样!
  “嘿嘿嘿,不光是看哦,老师。”龙也不怀好意地看着悠子,兴奋的手都颤抖着直向着悠子的肛门前去。
  “啊!不要┅不要!”
  “什麽不要,待会儿你就会爽得很。”
  指尖接触到肛门时,其直觉反应是肛门紧缩,而双脚激烈地扭动着。
  “不要!放手!别摸。”
  这个部位连男友真二也未曾摸过,当他的手指在上面揉着时,倒是令人受不了。
  “这样反抗是没有用的,马上就会开花的。”
  “别干这种傻事,啊!啊!别摸,不要不要啊!”
  悠子的波霸妖艳地摇晃着,使她的波霸愈发迷人。
  “不要!不要!不要。”
  “嘿嘿嘿!这真是好屁股,相当地敏感呢?老师。”龙也慢慢地揉着菊蕾。
  “嘿嘿嘿,户川老师,这样就让你哭泣流泪,待会儿,还有更大处罚等着你呢?”
  在一旁的卓次也瞪着悠子看。
  悠子看到卓次的手中闪着一股异样的玻璃容器。悠子因为被压在秋千上,所以看一切东西是相反方向的。
  “你们想干什麽?”她声音颤抖地问道。
  “干什麽,你不知道吗?嘻嘻嘻,老师!这是浣肠器,二百CC用的。”
  “浣肠┅”悠子彷佛听不懂卓次的话意,没有便秘毛病的悠子,根本没有浣肠过。
  玻璃制的浣肠器吸入一些罐装的啤酒,悠子有股恐惧的感觉不断上升。
  “老师,你很迟钝嘛!”
  “啊!怎麽回事!啊!不要!不要!”
  悠子的臀部被扳开,肛门一阵紧缩。龙也的手指又在肛门上揉着。
  “嘿嘿嘿,现在懂了吧!这个浣肠器的尖端会插入你的肛门之内。等一下,这些啤酒要注入里面,老师,我为你浣肠。”
  “什麽┅”
  悠子更感到恐惧。被灌肠,女人被灌肠之後再性交,这种事,悠子有股莫名的恐惧。
  “不要!不要灌肠,别干这种傻事,不要┅”
  “嘿嘿嘿!不会停下来的,打从我们将你锁定为目标时,就准备对你灌肠了。”龙也的手指一边插入悠子的肛门之内,一边狂笑地说道。
  他的脸完全沈醉在将为悠子的灌肠这件事上,神情显得异常兴奋。
  “老师,你好像是第一次灌肠,所以只灌二百CC.待会儿你的屁股会很爽的。”
  “不要!我不要灌肠,不要!”
  “你既然这麽说,只好多加一些份量了,老师。”
  龙也接过吸满啤酒的玻璃制灌肠器。看到这一幕,悠子早已吓得大叫了。
  “啊!求求你们别灌肠。”
  “这麽美的女人,嘿嘿嘿!不灌肠多可惜呀。以後,我会每天帮你灌肠。我是有名的此道癖好者,现在你应该有所了解了吧!嘿嘿嘿!”
  龙也的手摸着悠子的屁股。悠子悲鸣地叫着,不管她如何抵抗,悠子的肛门依然被分开,那冷冷的管嘴,慢慢地接触到悠子的肛门上。
  “啊┅啊┅不要┅不要┅”那管嘴贯穿了那菊蕾,悠子激烈地哭着。
  悠子的头发被抓着,卓次并强吻着悠子,那啾啾的吸吮声,另一只手则抓着她的乳房。
  “呜呜┅呜呜┅”
  “嘿嘿嘿!户川老师,开始灌肠,好好体会一下吧!”
  龙也开始押着。那冷冷啤酒被注入的感觉,悠子的身体激烈地扭着。而卓次的强吻,悠子只得饮泣着。
  “老师!今天上过厕所了吧!嘿嘿嘿!如果没有,那可就严重了。”龙也笑嘻嘻地挤着。
  “美丽的老师会如何呢,嘻嘻,真是过瘾。”
  龙也将二百CC的啤酒灌得一滴也不剩。当嘴管离开悠子的身体时,卓次的嘴唇才离开悠子。
  “啊!太过份了,你们是禽兽。”
  “嘿嘿嘿,你可别在口头上逞能。老师,好戏就要上场了。”
  龙也将空的浣肠器让悠子看,并作出胜利夸张的表情。
  “啊!啊!”悠子悲呜道。
  第一次灌肠的效果已开始展现出来了。啤酒慢慢袭击她的身体,在阵阵的刺激下,她有强烈的便意。
  “啊!放开我,把绳子解开。”
  身体所有的神精全集中在一点上,那就是相当痛苦的强烈便意。
  悠子的身体变得僵硬,汗直冒了出来。
  “怎麽啦,老师,脸色苍白。”
  “啊!让我去上厕所。”悠子受不了地求道。
  “在野外没有厕所,就在秋千上解决好了。”
  “什麽┅不要┅太过份了,求求你们,请让我上厕所好吗?”
  卓次开始慢慢地在秋千上摇晃着。悠子战栗着,即使她的男朋友也未曾看过的行为┅都被他们们如此盯着看。
  “啊!如果不快点的话┅怎麽办,啊┅好苦喔!”
  那阵阵袭来的便意,悠子的括约肌开始蠕动,被吊起的双脚在颤抖。
  “嘿嘿嘿!很难受是吗?很想上厕所吧!”龙也煞有其事地在悠子耳边说道。
  “啊┅”那令人厌恶的刺激,让悠子拼命摇着头,但┅
  “讨厌的话,就让你在此解决好了,嘿嘿嘿!”
  他恶意地言语,使悠子将悲伤的脸别了过去。
  被他们看到如此丢人的情形,她绝不愿意,身为女人是无法忍受的。
  “我真的很想上厕所。”悠子再度悲伤地哀求道。
  “卓次先生,请你再为我灌肠┅”她哭着说出对方要求她说出口的话。
  在平常这种话,她根本说不出口,但是那阵阵袭来的便意,她根本记不得自己在说什麽了。
  “嘿嘿嘿!希望灌肠就表示你喜欢灌肠吧!老师。”卓次说完,又用玻璃制灌肠器吸取啤酒。
  “啊!快点!啊!”
  他将啤酒再度注入全身颤抖的悠子体内。而在此时龙也再度拿出二条绳子,开始在悠子的乳房上缠绕着。
  “好痛!啊!”
  “嘿嘿嘿!什麽在痛,你不是要求我灌肠的吗?”龙也一脸恶意地笑着。
  第二次灌肠结束後,龙也与卓次解开悠子绑在脚上的绳子,但手依然被绑在背後。
  “啊!快点!让我上厕所。”悠子哀求道。
  她愈发忍不住疼痛,反而痛的意识愈发强烈。
  悠子彷佛在梦中来到公园的公厕。
  “喂!老师,在那边。”
  卓次抓住悠子,而龙也抓住与一条绑着她乳房的绳子。
  “可是,厕所。”
  “厕所不乾净!你最好忍耐到你的公寓再上吧!”
  卓次说的是恶意地谎言,龙也与他二人拉着绳子,把悠子往公路的方向拉。
  “啊!太过份了。啊!好痛!”
  “嘿嘿嘿!老师,晚上裸体散步,很有意思吧!你以後最好听话。如果你不小心在中途流了出来,说不定会被人看见哦!嘿嘿嘿!”
  他们拉着绳子走过没有人的马路。
  “啊!禽兽!禽兽!”悠子哭泣地骂道。
  虽然这是一条没有人的马路,但是谁也不知道何时会有人出现。悠子裸体被绑着,身上只穿一双高跟鞋。那愈发严重的便意,她快要憋不住了。
  “啊!好痛!我肚子好像要裂开似的,啊!”
  “嘿嘿!到你的公寓还有十分钟,你最好忍耐一下,要不然就在此解决好了。”
  “不要,我不要在这里。”悠子的裸体,痛苦地颤抖着。
  很多女人忘了羞耻,就此解决,但悠子仍继续忍耐着。
  不愧是有格调的女人,在龙也与卓次的眼中,透出惊讶的光茫。
  他们来到公车休息站。因为己经很晚了,所以没有人影,但到悠子的公寓尚有一段距离。
  但是,悠子只能忍到这里。
  (啊┅己经不行了!好痛!)
  绝望的感觉袭击着悠子,现在根本管不了是否有人会经过了。
  “啊!啊!啊!”悠子知道自己的肛门在痉挛,那溢出般的激烈似乎就要爆发了。
  “啊,到对面去。”悠子在公车站前叫道。
  “到对面去,是我们说的话,老师。嘿嘿嘿!我们倒想看看美丽的老师如何出恭呢?嘿嘿嘿!”
  “大便快流出来了。”
  “不要,快┅快到对面去┅”
  悠子的声音巳达到界限了。想逃却动不了,如果乱动,大便真的会冲了出来。
  龙也将悠子的头押在地面上,而卓次则将她的臀部举高。
  “嘿嘿嘿,这样可以看得很清楚,肛门的洞在动着,老师。”
  卓次与龙也一起看着。悠子的屁股被撑得大大的。
  “啊!不要看,不要看。”
  “嘻嘻!看得很清楚。屁股洞在膨胀呢!户川老师!”
  “禽兽,不要看!不要看我┅啊┅”悠子哭泣着。
  那忍耐到极限的激流,再也忍耐不住地喷洒而出了。
  3
  悠子依然被裸体绑着,回到她的住处。
  女人最不愿意被人看见的行为,排泄的行为被人看见的羞耻与屈辱,让悠子不停地哭泣着。而龙也与卓次的手则在悠子的身体上爬行着,他们二人也早已全裸了。
  “请你们放了我。”悠子哭泣道,那声音可以听得出女人已经屈服般的悲哀之感。
  “不管如何讨厌,现在只是开始。嘿嘿嘿,这次是我们的处罚,以後可别再违背我们的意思了。”
  卓次抱住悠子的上半身,背向着自己坐在自己的膝头上。那样子好像在为小孩把尿一样,而他由後伸手在悠子的大腿上爬行着,并将其左右分开。
  “啊!干什麽,放了我!”
  “把这里分开,拍张诱人的照片。”
  悠子全身颤栗,被拍照。而龙也早拿着相机,把相机对向这边。
  “啊!不要拍照!”她紧张地叫着时,那相机已闪起亮光来了。
  当闪光灯闪过之後,卓次开始在悠子的身上爱抚了起来。
  他要拍下被卓次强奸的照片。悠子的手被绑在後面,拼命地抵抗着。
  “不要拍照┅啊!不要!”
  不管她如何哭叫都没有用。卓次的手将她的乳房整个罩住,并露出女人最裸露的部位。
  相机的闪光灯闪出悲情之光。
  “卓次,把悠子对准镜头。”
  他把身体挤入大腿分开的中间,并将悠子的双脚放在肩上,悠子的身体被折成二半。
  “嘿嘿嘿!拍下决定性的一刻。”
  “不要┅不要拍照,啊┅”
  卓次的肉棒接触到悠子的秘肉,而相机也对准这个镜头。
  卓次慢慢地将腰部往前推,开始开心地将肉棒贯穿那女人的最神秘部位。
  “啊!不要┅不要!”
  “嘿嘿!真是有魅力的照片。”
  卓次开始出入着。
  悠子的右脚被放在肩上,而左脚则被用手抓住,慢慢地划着圆。
  他们拍下不少比这个更无耻的照片,然後深深刺入之後,开始慢慢摇晃他的腰。
  “啊!不要!别动。”悠子激烈地拒绝着。
  但是不论她心里是如何地想拒绝,但身体的官能却配合着卓次。
  “啊,啊啊!不要!放了我!”她狼狈地哭泣着。
  那粗大剧烈地肉棒的动作,刚开始的疼痛已有改变。她巳卷入肉欲之中,自己早已失去控制。
  “啊!放了我!啊┅”悠子的腰开始自暴自弃地扭动着。
  “嘿嘿嘿!腰部再用力点。老师,感觉很爽吧!”
  卓次抓住悠子的左脚,大力地摇晃,腰扭得愈厉害会觉得愈爽。
  “嘿嘿嘿!气氛出来了,老师!对这个已经受不了了,让我们好好教导你吧!”龙也再按下相机的快门时说道。
  话虽如此,悠子似乎要忘记被拍这种丑陋之事,早已陷入半狂乱的状态之中了。
  对於这种刺激,对於没什麽性爱经验的悠子,彷佛女性的性门被打开一样,开始泛滥。
  卓次似乎很了解女性的弱点似地,开始巧妙地运动着。
  那巧妙的技巧,是她在真二身上未曾体验过的,全身散发着激烈的愉悦感。
  “嘿嘿嘿,我会使出我所有的绝招的。老师,别客气,你可以尽情地玩着。”
  “啊啊┅哦┅喔!”悠子饮泣道。
  那彷佛往生般的刺激,这是一向高贵的悠子根本想不到。
  被绑在後面的双手,会无意识地抱着卓次,绳子早已弯曲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摇着腰,乳房不停地颤抖着。
  “啊啊啊┅呜┅”
  “嘿嘿嘿!很刺激吧!老师。”
  看到悠子发狂的骚样,卓次突然将动作停了下来。
  突然停下来的肉欲的刺激,使一切回归现实,悠子更觉狼狈。
  “啊!太过份了!”
  那一度被燃起的欲火,希望能获得更大的刺激,也许这就是女人的官能吧。
  “嘿嘿嘿!很想要我吧!老师,如此用腰力。嘿嘿嘿!稍微等一下。”
  “本来你不是很厌恶被我们强强奸的吗,老师!”
  卓次停止了抽送动作。但双手开始揉着悠子的乳房。悠子求着卓次,腰部开始扭动着。
  “啊!好过份,你到底要侮辱我到何时呢?侮辱到何时为止呢?”
  “没有那麽简单就射精了。”几次中途停下来,“老师,你早晚会成为我们的性奴隶的。”
  “你们简直是禽兽不如。”悠子哭泣道。
  蝮蛇的卓次,他的确是像这种人。在侵犯女人的同时,更想尽情地侮辱女人,才能使他更感到快乐。
  “嘿嘿嘿!老师,你终於了解自己是女人了吧!”
  卓次的腰又慢慢地摇了起来,前後左右,腰部划着圆般地动着。
  悠子的右脚依然被放在肩上,而左脚依然被人抓着。
  对悠子而言,这是令人难以忍受的凌辱与拷问,那如波浪般袭来的肉欲的快感,更是如火中烧。
  现在反而像是火上加油一样,悠子在发狂的最後瞬间,开始发荡┅
  但是对方的动作又突然停了下来。只差最後一口气,卓次停了下来,并离开她的身体。
  “啊!太过份了,杀了我吧!”悠子悲泣着。
  她表现得愈恨,反而令卓次愈开心。
  “嘿嘿嘿,受不了呢!老师,我会令你更痛苦的,我要你非常需要我。”
  那可爱的言语之後,他现在正聚精会神地看着被他贯穿的秘肉。
  悠子的媚肉蠢蠢欲动,好像生物一样。那令人有被蚊缠过的痛苦,所以卓次才有“蝮蛇”这个外号的由来。
  悠子那欲求不满的样子,又拍下数张的照片来。
  “嘿嘿嘿,终究是女人。老师,看你一脸想要男人的表情。”
  看到悠子的下体流满果汁般的液体!卓次不怀好意地笑着。
  “你们太过份了,只会凌辱女人。”
  她咬牙切齿的骂声中,还夹杂着呻吟,而悠子的态度已变的无所谓了。
  因为她身体发骚的只想追求刺激。那一波波的荡漾,现在突如其来的插入,她的腰开始剧烈地摇摆了起来。
  “啊┅啊┅你┅你好过份喔!”
  “是吗?老师!嘿嘿,很想要吧!”
  卓次再度运用他巧妙的技巧,他要将悠子女性的欲火完全挑起。
  然後他的火炮深深地埋入她的秘道之中。她已陷入性欲的漩涡之中,再也逃不出来了。
  “卓次,我也加入吧!我已经受不了了。”龙也放下相机叫道。
  眼前如此栩栩动人的悠子那闷骚的样子,他早已看得欲火难熬了。他眼睛充满血丝,脸上全是汗水。
  绑着悠子乳房的绳头,被绑在墙璧的铁钉上。
  “呀┅呀┅”剧列的痛楚,悠子不由得叫了出声。
  这次,龙也将手指伸入悠子的下腹,而悠子身体的最深处也深深地将其吸入。
  指尖在女蕾的深处运动着,因为手上有着鱼线,也被一并的卷入。
  “啊┅啊┅你会杀死我的。”
  悠子对於新的攻击,不由得发狂地哭了起来。
  乳头与女蕾上面带着鱼线,而卓次猛力地冲刺,似乎要将她腰骨撞闪了一样,悠子早巳陷入狂乱状态。
  “啊┅救命啊!救命啊!”
  “嘿嘿嘿!我不会停下来的,直到你昏迷为止,你可以尽情哭泣!”
  龙也恶烈地拉着鱼线,悠子再度大叫出声。
  “啊┅呀┅呀┅”
  彷佛一股电流通过悠子的身体一般。
  “嘿嘿嘿!你尚未满足吧!老师。”
  悠子快要升天时,一直不停在她身上抽送的卓次,马上把身体抽离。
  卓次一离开,等待巳久的龙也马上上阵,他的手指爬向悠子的肛门。他的指尖慢慢地揉着,手指慢慢沈入缝中。
  “嘿嘿嘿!我们反覆地玩弄她,以後她根本离不开我们了。她的肛门相当敏感哦!”
  “嘿嘿嘿!不能光获得快乐而已,最重要的是要让女人完全顺从我们才行。”
  龙也与卓次相视大笑。但是悠子似乎听不到他们所说的话,只是激烈地哭泣着。
  “不要停下来,请继续到最後。啊┅你们太过份了。”她不停地叫喊着。
  悠子被玩得整夜都没睡,身体变得很沉重、迟缓,脸色彷佛被吸血鬼吸去血一样,非常苍白。
  “嘿嘿嘿!完全满足了吧!老师,你的男友未必能使你如此开心吧!看不出你是未婚的女人,你的动作真是够激烈的了。”
  “现在,你终於了解我的好处了吧!老师,嘿嘿嘿!相信你不会再违背我们的意思了吧!我们肚子饿了,快去准备餐点。”
  龙也和卓次一脸满足的表情。
  悠子的绳子被解开了,因为悠子再也不会反抗了。她只是悲伤,但早己无力反抗了。
  悠子慢慢起身,用手去摸裙子。
  “喂!就这样不必穿了,将你漂亮的胴体遮掩起来,实在有点可惜。”
  他们抢走悠子手中的裙子。
  悠子瞬间瞪着卓次,但马上放弃地站了起来,用手遮在私处及胸前,走向厨房。
  “等一下!老师。”
  手拿啤酒的龙也突然抱住悠子的纤腰。
  “你的臀部相当迷人。”龙也的手在她的臀部上爬行着。
  “啊┅!”
  悠子害羞地扭动屁股,龙也也开始玩弄她的肛门,已经玩弄那麽久了,还不放过她。
  “啊!请你放了我吧!”
  “嘿嘿嘿!如此美丽的臀部,我一点也不会感到疲倦的,老师。”
  “啊┅啊┅求求你。”悠子哀求道。
  她的臀都被扳开来,肛门裸露出来,龙也的手指慢慢地挤入缝中。
  悠子的屁股开始发抖。
  “啊┅请不要再弄这个部位,好吗?”
  “我的手指钻入你的屁眼中,你应该要感谢我才对。”
  手指深深地贯穿了悠子的肛门,然後她就以这个姿势走向厨房。
  当她的脚步移动时,龙也在她体内的手指也跟着改变位置,厌恶的感觉也随之增加。
  悠子在龙也强迫的情况下,准备早餐。
  “喂!你拿菜刀的手在发抖。嘿嘿嘿!真的那麽爽吗?”
  那蠢蠢欲动的手指,悠子忍不住地哭出声来。
  “啊┅不要┅不要再玩下去了┅啊┅我的屁股巳经无法忍受了。”
  她扭着腰想逃避龙也的手指,但是抵抗力相当弱。
  “龙也,干什麽,不要再玩她的屁股了,待会儿用肉棒贯穿就行了,现在过来喝啤酒吧!”卓次暧昧地笑着说。
  “嘿嘿嘿!看到这麽美的屁股,好像在作梦一样。”
  他从口袋中取出像蛋的物体,是一只像鸡蛋的电动棒。
  龙也在上面涂满奶油,然後插入悠子的肛门中。
  “你要一直含着,这可是很棒的东西哦。嘿嘿嘿!”
  “啊!不要!我不要!”
  那蛋型棒已完全插入她的肛门中。
  “好痛!啊,不要,求求你!”
  “忍耐一下,马上会变得很爽快了。”
  “啊!可是┅很痛啊┅”
  那可厌的排泄器官被人强奸的屈辱与羞耻感觉痛苦,使悠子的泪如雨下。那哭泣的睑庞,反而更添一股妖艳之美。
  那蛋型捧完全沈入肛门之中,只剩一个柄留在体外。
  “啊┅”
  “很过瘾吧!老师!”
  那柄彷佛成了她的尾巴一样,长长的尾巴,可以直通到隔壁房间。
  “嘿嘿嘿!可别拿下来哦!”
  龙也让它深入悠子的肛门之後,并拉长线,使它的长度可以通到厨房。
  她以为她的泪已经流乾了呢!
  龙也和卓次似乎想留在悠子的公寓似的,以後自己会变得如何呢?她早已陷入绝望与恐惧之中。
  “怎麽啦!早餐还没准备好吗?”在照壁房的龙也怒吼道。
  听到吼声的悠子急急忙忙地烤面包。她全身彷佛被电到一样地发抖着。
  “啊┅不要┅不要┅”
  埋在肛门内的蛋型棒突然振动起来。
  “啊┅不要┅啊┅”
  悠子受不了地在地板上打滚,振动马上停止。
  “嘿嘿嘿!不听我的吩咐我就打开开关,懂了吗?老师,快准备。”
  “嘿嘿嘿!埋入老师肛门内的电动棒,可以用头铐来代替,嘿嘿嘿,看起来就像一只狗一样。”
  对於攻击颈部这件事,龙也与卓次更发出恶意的笑来。
  悠子不知道他中握着吸满牛奶的玻璃制灌肠器。
  “老师你也喝牛奶吧!嘿嘿嘿!”
  当悠子送早餐过来时,龙也恶意地说道。
  如果这是为自己的爱人真二送的早餐,该是如何幸福啊!但是,她今天作的早餐,却是送给这二个凌辱自己的男人吃。
  龙也和卓次大口大口吃着悠子所作的早餐,而悠子自己一口也吃不下。她被他们玩弄了一个晚上,早已食欲全无了。
  “怎麽啦?老师,不吃身体会变坏的哦!”
  “嘿嘿嘿!而且我们是二个男人,你只是一个女人,一定要多吃一些一好增进能量。”卓次与龙也左右抓住悠子的乳房,不怀好意地说道。
  悠子只是默默地点头,她连回答的力气也丧失了。
  “没办法,我们一定帮助你,所以只好用我们的手喂你喝牛奶了哦。”
  “嘿嘿嘿,现在就喝牛奶吧。”二人相视而笑。
  龙也取出桌子底下玻璃制的灌肠器,是一支七百CC的大灌肠器。里面吸满很多牛奶及灌肠液。悠子的脸迅速变色。
  “等一下,不要┅牛奶是用喝的。”悠子拼命摇头,并大声叫道。
  悠子现在己充分了解被灌阳的耻辱了。她一想起来就会不自觉地全身发抖。背脊发凉,尤其是加了灌肠液之後,会马上有了便意。想起那可怕的结局,那份恐惧与那份耻辱,她不顾意再度被灌肠。
  悠子准备到冰箱去拿牛奶,但龙也一把抓住她的手。
  “等一下,老师。这个灌肠器里面已经有了。”
  “不要!我不要灌肠,牛奶是用来的,我不要做那种可怕的事。”悠子满脸愁容地哀求道。
  但是一直盯着她看的龙也淫笑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淫荡气息笼照龙也全身。
  “太迟了,老师。现在你得用屁股喝牛奶。”
  “不要,求求你们,我不要再灌肠了。”
  “不可以放弃哦!马上将屁股对着龙也。”
  袭击者是卓次,他将悠子的上半身押在桌子上。
  “啊!不要,我不要灌赐,饶了我吧!”
  她一直想起身,但是无法摆脱卓次的手臂,悠子绝望地呻吟着。
  “嘿嘿嘿,别乱动。我不是说要喂你喝牛奶的吗?把屁股露出来吧!老师。”
  悠子被押到桌上,卓次的手伸向悠子的右大腿,她被强行拉开,而龙也则抓住她的左大腿。
  “不要!我不要!”
  “嘿嘿嘿,上面口喝的牛奶被下面的口喝也是一样的呀。”
  “你不要将它视为灌肠器,只要将它想成是哺乳器就行了。”
  她的大腿几乎要裂开,而她的大腿已在发抖,悠子已感到绝望了。
  悠子的肛门裸露出来了,那可怜的排泄器官看起来楚楚可怜,而且不停颤抖着。
  那菊蕾的正中央流出来的液体,看起来特别奇妙。龙也色眯眯地看着。
  “老师,把屁股打开,喝牛奶了。”他不怀好意地说道。
  老实说,悠子根本不可能把脚打开,但是龙也故意如此说道。
  “没办法,上面的嘴不打开喝牛奶,下面的嘴来喝也一样!嘿嘿嘿,那麽紧闭,无法喝牛奶,我只要多加揉一会儿就好了。”
  龙也打开含在她肛门口的电动棒的开关。那蛋型棒在悠子的体内开始振动。
  “啊!不要!”悠子悲哀地叫着。她把脸别了过去,大腿无法止住般地摇晃着。
  那可怜的排泄器官在那蛋型棒的电动棒的暴动下,很难忍受。再加上灌肠的恐布与屈辱,早已使悠子整个人为之疯狂了。
  “老师,牛奶了,请含住哺乳器。嘿嘿嘿!好可爱的肛门口。”
  龙也将管嘴对准她的肛门,而且贯穿悠子的肛门,她在含着肛门电动棒的同时被灌肠。
  “啊┅不要┅不要┅”
  “屁股怎麽会发抖呢,嘿嘿嘿!还是因为老师感觉太爽所致呢!”
  “别胡扯了,你们简直是禽兽。”悠子脸色苍白,嘴唇发抖地叫着。
  “嘿嘿嘿!老师,你看起来很爽的样子。”龙也慢慢地押着。
  “呜呜┅不要!不要挤进去,我不要。”
  悠子不由得张开嘴巴,凄惨地叫道。那灌肠液加牛奶的注射液,令悠子忍不住地哭了出来。
  “很好吃吧!老师,我慢慢灌进去,让你好好品尝那滋味。”
  “啊!不要,你们为何要一直侮辱我呢?”
  “我们并没有侮辱你,我们只是喂你牛奶而巳。”
  龙也不怀好意地笑着,并慢慢地挤着。那啾啾的注射液,使肛门振动器产生微妙的变化。那感觉好像被男人强奸一样。
  “啊!住手!求求你!”
  她只希望电动捧能停下来,而悠子边哭边哀求道。龙也只是笑着,仍继续他的动作。
  “嘿嘿!这种喝牛奶的方式很特别吧!老师,你的屁股一定很开心吧!”
  龙也再注射的一滴都不剩时,恶意地笑道,并慢慢将嘴管抽了出来。
  那便意急速攀升。好不容易才起身的悠子,身体又急急忙忙地蹲下了。冰冷的牛奶加上灌肠液的刺激,肠子的蠕动,那便意接近疼痛。
  “啊┅啊┅”悠子狼狈地叫出声,她拼命地忍耐那便意,她现在已经了解,随着时间的拖长,那便意也愈来愈急!
  (啊!如果不快点┅)
  悠子想冲入厕所,但卓次抓住她的双手。
  “嘿嘿嘿!老师,脸色如此苍白,你要上哪儿去呢?”
  “放开我┅”
  那愈来愈严重的便意,使悠子紧缩着上半身,悲伤地叫着。
  那便意使她的大腿微微发抖,那肛门电动棒更是不停地刺激肠子,使牛奶与灌肠液混合在一起。
  悠子的胴体上不停地冒出汗来。
  “放开我,别再羞辱我!求求你们,让我上厕所。”
  卓次抱住悠子,慢慢地抚摸她的臀部,不怀好意地笑着。
  “那臀部早已湿淋淋了,嘿嘿嘿!喝完牛奶,马上上厕所,这是美丽老师说的话嘛!”
  “你们帮我灌肠┅啊┅求求你们,让我上厕所好吗?”
  “嘿嘿嘿!卓次说得对,还在吃饭中,而特意作的汤还没有喝呢!”
  龙也笑着,又将灌肠器放入汤中吸取汤汁。
  看到这情景的悠子,悲叫一声,并将脸别了过去。
  “不要!不要再干这种无聊事吧!”
  悠子知到这次要灌肠,她痛苦地吼叫着,而且她已接近便意的极限了。只要稍加一点力气,她的直肠附近就会痛苦异常。
  “不要┅我不要灌肠┅不要!”
  “这不是灌肠,这只不过是请你喝汤而已,我们是很体贴的。”
  卓次依旧抱着悠子,双手则将她的臀部分开,那肛门像生物般痉挛着。
  “嘿嘿嘿!老师,你的肛门一直在动着,似乎仍想要吃的样子,那你就别客气,继续喝吧!”
  “站着喝很没有礼貌,而且身为老师也不应该如此没有礼貌。”
  龙也粗暴地拿起嘴管插了上去。
  那好像烧烤过似地管嘴像刺一样,使得悠子的双臀不停的颤抖着。
  “啊!不要┅不要!”
  “嘻嘻!不要,这是好事怎可不要呢!”
  龙也醉眼惺松的眼神望着她,并开始挤压。
  当嘴管完全插入之後,他已拼命地挤压了。
  “啊!不要┅好难受哦!”
  “嘿嘿嘿!不管你是 上一篇:【奴隶的牧场】 下一篇:【骑士的血脉】(45卷)